弋論:聶隱娘讓國發會成豬頭 完工保險才是關鍵-藍弋丰 產業媒體總監

[00:05] 31/05/2015
東網電視
更多新聞短片

最近國發會失言比起以失言聞名的柯文哲市長可說有過之而無不及,5月28日,國發會副主委高仙桂針對4月份景氣對策燈號又掉至衰退的藍燈,表示原因之一是蘋果iPhone6全球銷售熱潮已過,對國內電子業拉貨效應淡化,新聞報導一出,網路諷刺者驚呼國發會「揭露」台灣經濟命懸一支手機。

不過這句失言比起前一天另一位國發會副主委黃萬翔的發言,可就小巫見大巫,侯孝賢導演電影《聶隱娘》坎城得獎,黃萬翔卻表示:可惜《聶隱娘》未能跟「周邊的文創產業」結合在一起。

此言一出立即引爆無數憤怒回應,讓國發會當場被打為「豬頭」,因為電影本身就是文創產業,國發會高官連什麼是文創產業都不曉得,竟然以為只有「周邊」才是文創產業,這就好比到麥當勞點兒童餐送玩具,結果以為麥當勞是賣玩具的一樣。

文化圈、網路意見群起撻伐,張大春Facebook上痛罵:「去找白癡媒體報導的《攝隱娘》結合吧,肯定生得出一百個賣鹽酥雞的文創園區來!」許常德狂批:「可惜這個國發會有個飯桶。」苗博雅則乾脆諷刺性的幫國發會想了《聶隱娘》可以結合什麼「周邊文創」,舉出「聶隱娘坐月子中心」、「聶隱娘百貨公司」、「各大便利商店開賣舒淇霜淇淋」等等,還有其他網友的諷刺創意也讓人絕倒,想出了「聶隱娘惹糕」、「聶隱娘家雞精」。

痛罵固然爽快,國發會失言也是真,不過若是了解國內官僚的思維,就知道這些失言其來有自,以「iPhone6亡國論」來說,國發會當然不可能以為一支手機可亡國,也明白景氣衰退是總體經濟結構問題,如高仙桂本人就同時提出:台灣出口產品太過依賴單一出口市場,只是,了解官場生態者都明白,這樣一說不就顯得國發會失職?這是個不方便太強調的敏感真相,所以「膝反射」就順便拿iPhone6來當墊背,發言時卻沒想到,一隻iPhone6零組件成本估計只有約212美元,相較於售價649美元,全體供應鏈的營收只有不到三分之一,這樣都能大為影響國運,豈不更表示國家經濟結構嚴重失調,國發會失職?

《聶隱娘》失言事件也可能是類似的狀況,事情是這樣的,當初國發基金原本計畫投資《聶隱娘》新台幣8,160萬元,作為政府扶植文創產業的指標──所以,儘管現在被罵成豬頭,事實上國發會原本的確是知道電影本身就是文創產業──卻因為對於完工履約保險談不攏,最後破局,所以國發會就沒有投資《聶隱娘》,不料後來製片單位自籌資金,7年功成,一舉拿獎,這下國發會沒投資,不就顯得很沒先見之明?只好隨便找個理由批評一下,推說沒有周邊,想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丟臉,發言時卻沒想到,正是這句話讓國發會更丟臉。

那麼,這個關鍵的「完工履約保險」又是什麼?

完工履約保險之所以存在,是因為電影拍攝過程中有許多變數,如《賽德克巴萊》拍到最後預算大超支,幸而得到郭台強允諾後續資金,否則只能停擺;或如《玩命關頭7》拍到一半主要演員意外身亡,若非好萊塢資金與技術雄厚,否則恐怕也拍不出來了;其他還包括各種天災人禍,小自編導演之間拍到反目,大至風災洪災震災摧毀場景,或是智財權爭議,太多原因都會讓電影胎死腹中,而先前投資的投資人權益就成為泡影。有了完工履約保險,當電影無法完成時,投資人還能拿回部分資金,較有保障。

目前國片的投資人,許多都抱持「準慈善事業」的心態,不求獲利,賠錢就當做善事,但是電影產業畢竟是資本密集的工業,以好萊塢來說,就算是「小成本製作」的小品片,預算也是1,000萬到2,500萬美元等級,也就是《賽德克巴萊》都還只能算好萊塢的小製作,要製作一定水準以上的電影,不是只靠編劇與天才導演就能彌補如此的資金落差,未來國片若要持續發展,勢必尋求更大資金規模,而這就不能只依賴贊助性質投資,而必須能讓以風險報酬為優先的投資人也願意加入。

完工履約保險可降低投資風險,改善電影投資的不確定性,利於吸引更多資金投入,可說完工履約保險其實對電影產業的未來發展相當重要,的確應該推動成為慣例,但為何《聶隱娘》的國發會投資又會因此破局?

理想歸理想,現實是國片目前就是錙銖必較的小製作,《聶隱娘》全片總預算也不過新台幣4.5億元,而完工履約保險可不便宜,國發會也不過才要投資8,160萬元,保險費就要2,000萬元,劇組心想這下國發會來的資金一下就去了將近四分之一,覺得不划算,寧可承受風險,國發會又堅持非保不可,結果只好破局,也衍生出後來的立委質疑「政府何在?」以及國發會「周邊文創」失言風波。

這又再度顯示出官僚體系僵化的一面,國發會明明在製作前期就認出《聶隱娘》是部有潛力的作品,明知文創產業的重要性想加以推動,也明知完工履約保險對產業關係重大,當劇組因為阮囊羞澀不願投保時,國發會可以乾脆再加碼出資保費,起示範作用,推動完工履約保險成為日後的產業慣例,若是當初這麼做了,如今又豈會落得慘遭痛批兩面不是人呢?

雖然明白了失言的前因,但國發會的失言本身,還是讓人哭笑不得,許多電影都有周邊,尤其是迪士尼對於周邊的操作更是爐火純青,《冰雪奇緣》商品橫掃日本所有通路,而現在台灣也滿街都是漫威英雄相關商品。但不代表每部電影都適合有周邊,或電影一定要有周邊,更重要的是,不是任何電影周邊都一定會賣,必須先把電影的內容做好,觀眾對角色產生強烈的認同,才會有周邊商機,談電影先問周邊,是捨本逐末。

這讓人不禁想起蘇貞昌的故事。

2014年6月7日,蘇貞昌在Facebook上發表,說前一天他下樓搭電梯遇到快遞青年,對方明顯嚇了一大跳,由於電梯中只有他們兩人,蘇貞昌就跟對方打個招呼說:「辛苦了,拿這麼多東西!」

沒想到青年突然鬆了一口氣,說:「剛剛真是嚇死我了,還以為你是蘇貞昌勒~」青年離開電梯後,只剩下蘇貞昌一個人在電梯裡回想剛剛是哪裡出了問題。

對政界不熟悉的人可能不明白這故事好笑在哪裡,這是因為蘇貞昌過去以嚴厲聞名,在縣長任內,動輒痛罵屬下官員,甚至連參加婚禮,在主桌上一想到政務,竟然也當眾罵起來,其肅殺之氣可見一斑,但是2014年4月蘇貞昌交出黨主席之位,也放棄總統大夢,放下野心之後整個人氣質也不同了,可是快遞小弟還是留著以前的記憶,把肅殺之氣當成蘇貞昌的「本體」,認為會跟人客氣的一定不是蘇貞昌。

不管客不客氣,蘇貞昌就是蘇貞昌,不管有沒有周邊,電影就是文創產業,當國發會副主委犯了快遞小弟的錯誤,我們也只好思考,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