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報觀點:陸戰隊的「連長」為什麼會想要「自殺」?-李天鐸 國安評論員

2016年05月15日 00:05
東網電視
更多新聞短片
如何在養成教育中,以最嚴格的訓練要求,培養實實在在的抗壓能力,恢復國軍團結的榮譽感和士氣?對於新任的國防部長來說:也是一項無從迴避的挑戰吧?(國防部圖片)

軍人中的軍人,勇士中的勇士,海軍陸戰隊,兩棲偵察連,魔鬼訓練,地獄週;説起這支號稱陸、海、空三軍中最精銳、驃悍的部隊是誰的時候?所有當過軍人的人,都會不約而同豎起大拇指説:「海軍陸戰隊」!

那是軍中的標竿和代表軍人的榮譽,所以在朗朗上口的陸戰隊隊歌,最令人記憶的第一段是:「為海軍守戰果,為陸軍做先鋒,空中砲聲地上砲聲,隆隆隆隆隆⋯⋯」。

正因為陸戰隊的嚴格訓練和艱苦磨練,所以我們考進「政治作戰學校」,當時的張建勛校長,為了培養能適合海、陸、空各軍種的政戰軍官幹部,他是第一個在我們3個月「暑期訓練」期間,把我們全期,女生除外的450多人,一起送到海軍陸戰隊,接受完整暑期訓練的校長。

我們的訓練;初期1個月住在左營陸戰隊士官學校,3週的射擊管道,在西碼頭射擊教練場,一週的水中求生訓練,以及2個月移師到屏東陸戰隊四重溪基地,學習小部隊戰術以及綜合演習。

海軍陸戰隊為了「接訓」,可是大費周章,調集所有最優秀的幹部、教官、隊職官,來達成這個陸戰隊史上第一次的挑戰任務。

當然這其中包括:最初見面第一次的「軍紀教練」下馬威,到如何馴服我們這批,去年已經在陸軍官校完成,最嚴格3個月的「入伍生訓練」,以及返校後被繼續壓迫、集中、訓練、教育,復興崗上階級最低,最有壓力,每天在學校不準走路,必須兩人一起跑步拐直角的「一年級新生訓練」。

所以在短暫的磨合之後,我們都能夠迅速接受,學習在單調、高壓下,連續3週進行各種各式的兵器「射擊管道」,陸戰隊的「管道訓練」就是單一、單獨、單調、反反覆覆,不斷的操、訓、練、磨、演到你矇上眼睛,也能操作,而且是熟練到如同機械般,使用武器的熟悉程度。

每天早上全付武裝,扛著4.6公斤的M-1步槍,在驕陽烈日下,用單套環臂式教練各種:臥、立、坐、跪等射擊姿勢的用槍、出槍、收槍訓練,汗流如雨注的長袖野戰軍服,曬出濕透後白色結晶鹽,那是操練兼磨練,在陸戰隊裡沒有學不會的課目!

「水中求生訓練」:一週7天內要所有人都學會「水中求生」,也就是「海中漂浮」技巧,整個過程只能以一個「慘」字形容。

一條紅短褲,S腰帶,水壼,左營西碼頭海邊,從早上8點操到下午5點,中午吃飯休息1小時,沙灘上反覆的蛙人操,在比火爐還燙的海砂上,燙到快崩潰時教官會叫你下海沖涼,全鹹海水的皮膚和烙鐵般海砂接吻的滋味是什麼?

第一天晚點名,隊伍中的同學筆直向前仆倒3人。第二天更慘,每個人的背上曬出紅色大水疱,不懂事的台北同學擦上防曬油,幫助太陽燒烤油煎皮膚,結果是擦油部分因為裡層新水疱鼓起,衝不破外層上了油的皮膚。最精彩的第三天,西碼頭泳池𥚃浮滿人的「漂流皮」,晚點名後同學從背後撕下完整一大片的人皮。

第四天校長要來視訪,教官把三級灼傷的同學藏起來,素有「鐵漢」之稱的校長,在看完我們曬成像是五花肉;紅、黑、白、褐皮咖啡色的慘樣後,也落下眼淚!

因為:只有一週時間要完成「水中求生」訓練,除了用灌土狗陸戰隊強迫式的訓練方法之外,誰曉得?該如何完成這第一次,短暫,要見成果,不准打折扣的訓練呢?

1個月訓練結束後,我們移師屏東四重溪陸戰隊基地,進行每天3不變:時間、地點、課目不變的小部隊戰術訓練。每天扛著槍唱著整齊的軍歌,齊步出操打野外,不管山洪,暴雨,烈陽,毒蛇,逢山開路,遇水搭橋,真槍實彈的訓練,教育我們永遠不低頭,前仆後繼的陸戰隊驃悍精神。

在我們軍校4年生涯中,陸軍官校的入伍生訓練,陸戰隊和跳傘,這3項極具挑戰的訓練,成就我們期上,在軍中發展最大的優勢,因為我們經過、𠄘受過最嚴重的壓力和挑戰。

2016年5月8日,報紙的頭版頭條新聞:「陸戰隊又出包!66旅連長想退伍,鬧自殺」,加上前陣子99旅兩位排長自殺的消息,讓我忍不住要把過去的經驗和一直不曾檢討過的想法,陳述於後:

連續發生陸戰隊軍官,無法抗壓輕生的最重要原因是「陸戰隊精神的盛名所累」,當幹部負荷過度,上級單位又無法拒絕,接受各項表演、視察、參訪,加上既定行程的年度訓練時,各種不同的要求變成引爆壓力的汽煱。

我們在受訓期間,有個週末被要求把我們使用的廁所,徹底清潔到白色磁磚,不見一絲污垢,不聞一點異味,然後呢?封鎖一週不准使用,為什麼?為的是下週校長要來看我們,所以他們緊張的不得了!所有的環境美化,內務整理都是為了應付參觀者,逼著下級不得不以「做假」「表面」的方式去維持那「永遠第一名」的陸戰隊精神和輸不起的記錄。

這陣子國防部天天請了記者,在搞宣傳為了政黨輪替的交接,卻沒有人願意實實在在去關心,面對那麼多看不見的,根深蒂固的老問題,尤其在洪仲丘事件,廢除軍審法後,面對著快速變化社會環境,所帶來在「領導統御、合理合法管教」的問題,各級幹部願意主動承擔責任,協助下級去面對解決處理嗎?或是為他們減少、除去各種不必要的負擔、表演和任務呢?

如何在養成教育中,以最嚴格的訓練要求,培養實實在在的抗壓能力,恢復國軍團結的榮譽感和士氣?對於新任的國防部長來說:也是一項無從迴避的挑戰吧?